浅析《套中人》中的次要人物形象文学论文_文学论文发表_文学论文代发_文学职称论文_职称论文发表 - 万方期刊网

万方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权威机构

  •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万方期刊网 > 论文分类> 浅析《套中人》中的次要人物形象

浅析《套中人》中的次要人物形象

来源:万方期刊网  时间:2018-05-10 09:22:34  点击:

  道晓蕾 黑龙江大学研究生院 黑龙江 哈尔滨 150080

  摘要:《套中人》是契诃夫短篇小说的代表作,也是一篇具有深刻思想和广泛社会影响的作品,作者用讽刺的手法入木三分地刻画出了别里科夫这一沙皇专制制度的忠实卫道士的形象,通过这一形象我们也看到了当时社会生活的丑陋以及这种社会对人性的压迫与歼灭。

  本论文先概括介绍国内对《套中人》中人物形象的研究现状,然后借助叶辛对人物形象划分的理论详细论述小说中的次要人物形象。

  关键词: 套中人;次要人物;叶辛

  在近几年的研究中我们可以发现对《套中人》中的人物形象研究主要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1)对主人公别里科夫的形象研究:如2012年发表在《北方文学(下半月)》的王峙月的文章《“套中人”之别里科夫形象特点》以及2005年刊登在《名作欣赏》上的靳义增的文章《僵化的悲剧,自由的渴望——对“套中人”别里科夫形象解读》都表达了别里科夫是当时黑暗社会的牺牲品,并对那个吃人社会提出了犀利的指控。(2)人物形象比较研究:例如2007年发表在《渭南师范学院学报》上的朱正平,赵前明的文章《阿Q与“套中人”之比较》从人物的性格特点,社会地位等方面比较了阿Q与别里科夫的相似点与不同点,另外李兰宜于2006年发表在《中国俄语教学》上的《两个不同文学世纪的人性拷问——索洛古勃的“卑劣的小鬼”与契诃夫的“套中人”之比较》中从“小人物”形象的变异,主人公不同的悲剧性质以及文体风格的衍变三个方面揭示了人的存在悲剧。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国内对《套中人》中着墨不多的其他人物形象研究较少。细读文本不难发现这些人物形象在小说中的作用举足轻重,不容忽视,如:讲故事的中学教员布尔金,兽医伊凡?伊凡内奇,与别里科夫形成鲜明对比的柯瓦连科以及他的姐姐瓦莲卡等。

  安德烈·鲍里索维奇·叶辛(Андрей Борисович Есин)(1954-2000)俄罗斯语文学副博士,任教于莫斯科师范大学长达20余年,学术成果丰硕,出版过50多部作品。在其著作《文学作品的分析原则与方法(教学资料)》(“Принципы и приёмы анализа литературного произведения ‘учебное пособие’ ”)一书中专门列出一章对人物形象体系作详细介绍,在叶辛看来,作品中人物按情节参与的多少与重要程度分为三类:“主要人物,次要人物以及边缘人物。”【1】主要人物是指位于情节中心,具有鲜明的性格特点,与故事内容有紧密联系;次要人物是指积极参与情节,拥有较鲜明的性格特征,其主要功能是衬托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形象;边缘人物是指仅参与小说中的一两个情节,作者对其性格特征几乎不予以关注,边缘人物的主要功能是在必要时刻推动情节发展,衬托主要人物以及次要人物。根据这一理论我们不难发现《套中人》这部作品的主要人物正是别里科夫,这点毋庸置疑,一方面他性格特征鲜明,另一方面与小说的情节发展有直接关系,小说就是围绕他展开的。对别里科夫这个人物形象的研究许多专家学者早已涉足,并且不断有专家学者对其进行重新解读,这点不必多说。那小说中的其他人物形象该如何划分呢?本论文就以叶辛的理论为支撑,对《套中人》中的其他人物形象进行划分并在文本细读的基础上对其进行详细解读。

  布尔金,兽医伊凡?伊凡内奇,柯瓦连科以及他的姐姐瓦连卡均可以看作是该小说的次要人物形象,依据如下:首先作者对他们的外貌都有一定的描述;其次在小说中作者也有交代他们的性格特点,虽然不及别里科夫的形象那样出彩,但也不可忽视;最后这些次要人物形象也都对主要人物形象的展开起了重要的辅助作用,下面就来详细分析该作品中的次要人物形象。

  布尔金——别里科夫故事的叙述者,他是别里科夫的同事,一名中学教员,从这点可以判断出他的社会地位,即知识分子阶层。文章开篇就提到“他每年夏天都在П伯爵家里做客”【2】,在随后的描写中契诃夫还用简短的话语给我们呈现了一个模糊的外貌描写,即“这人身材不高,却结实,头顶完全光秃,他的黑胡子长得几乎齐到腰上”【3】,从这两点可以看出他生活的安逸舒适。

  而且他还和别里科夫住在一幢房里,门对门,可以说他是和别里科夫接触比较多的一个人物形象,但是作者对他的描写并不是持赞赏态度的,这从以下几点可以看出:首先,开篇交代他在房里干草上躺着,“在黑暗里看不见他”【4】,这就意味着他不易为人所注意,也暗含他已和这个黑暗压抑的社会融为一体了;其次,在他对校长太太撮合别里科夫和瓦连卡婚事的描述里,也能读出他趋附于权势以及明知婚事不能成而等着看笑话的丑陋心理;另外,他详细描述那张调侃别里科夫和瓦连卡关系的漫画以及柯瓦连科对别里科夫的厌恶与谩骂也体现了他推诿罪责的可憎嘴脸;最后,在别里科夫生病的头三天里他也没有去探望,而且在别里科夫仆人来找他寻求帮助之时作者也没有交代他是否提供了一些有用的帮助,但看到“过了一个月别里科夫死了”这样的结局后,那么他的所作所为也可想而知,所以足以见其冷漠残忍。因此,在他批判别里科夫是装在套子里的人的时候我们不难发现布尔金自己同样也属于这类人,更可怕的是他自己还浑然不觉。

  兽医伊凡?伊凡内奇“是个高而且瘦的老人,留着很长的唇髭”【5】,描写他的时候作者写到月光照着他,很明显和在黑暗中看不见的布尔金形成了鲜明对立,开篇写道他出来打猎“是为了透一透新鲜空气”【6】,可见他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渴望摆脱沉闷的日常,渴望自由。和布尔金相比,伊凡?伊凡内奇的话很少,但在他极少的话中“问题就在这儿了”【7】他说了三遍,细读文本,可以发现整部小说中他可以算作是最清醒的一个人,善于思考,有主见。小说的结尾布尔金过了十分钟后就沉沉睡去,而“伊凡?伊凡内奇不住翻身,叹气,后来索性起床,又走出去,在门口坐下,点上了烟斗。”【8】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他对这个人人都活在套子里的社会的担忧与思考。其实“伊凡本人也生活在套子中,无非是他意识到这一点,并在努力摆脱套子的束缚罢了”【9】,而相反,布尔金却浑浑噩噩不可救药。

  柯瓦连科与瓦连卡给这个混沌世界吹来了一缕清风,他们是“小俄罗斯人”,即乌克兰人,契诃夫用两个乌克兰人形象来反衬以别里科夫为代表的“装在套子里的人”并不是偶然的,乌克兰位于俄罗斯的南部,那里气候宜人,阳光灿烂,乌克兰人也受到地理环境的影响,活泼,开朗,热情,直率,这些性格特点都体现在柯瓦连科和瓦连卡的身上,比如,作者在形容瓦连卡的时候这样写道:“她简直不能说是姑娘,而是蜜饯水果,活泼极了,谈笑风生,老是唱小俄罗斯的抒情歌曲,扬声大笑。她动不动就发出一连串响亮的笑声:哈哈哈!”【10】在描写柯瓦连科时契诃夫写道:“他年纪轻,高身量,肤色发黑,两只手极大,凭他的脸相可以看出他的说话声是男低音,果然他的嗓子好比是从大桶里发出来的:嘭,嘭,嘭。……”【11】鲜明的形象跃然纸上,但是在读完别里科夫形象描写的时候我们脑海里出现的是一个瘦小的,总是佝偻着身子,穿着长长的风衣,立着领,戴着帽子的形象。瓦连卡敢大声唱歌,敢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敢和弟弟一样在马路上骑自行车,而别里科夫呢,“只有政府的告示和报纸的文章,其中写明禁止什么事情,他才觉得清清楚楚”【12】,“至于批准和允许的事,他却觉得含有可疑的成分,含有什么模糊而没说透的东西。”【13】这样一个思想极度禁锢的人被安排差点和开朗的瓦连卡结婚,矛盾冲突达到高潮。毫无疑问,无论从外貌,行为,语言上都能明显感觉到这对乌克兰姐弟同以别里科夫为代表的小城里的人的尖锐对立。瓦连卡和柯瓦连科代表了具有民主自由思想的进步力量,他们是有正常的人类情感的人,敢于和“套中人”斗争的人。另外文中有一个细节,即作者两次提到了瓦连卡唱的歌曲《风在吹》,这应该也暗示了正是他们才使这沟死水荡起了涟漪。

  契诃夫作为俄国19世纪短篇小说巨匠,其小说艺术特色不仅体现在语言的简练,情节的生动上,还体现在缜密的人物形象体系建构上,虽然《套中人》中人物设置不多,但是不论是主要人物还是次要人物都缺一不可,都为揭示小说的主题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契诃夫笔下不仅有鲜明的主人公形象,同样也拥有生动的次要人物形象,他们构成了小说的矛盾冲突,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引人入胜,激发读者思考。

  注释

  【1】А.Б.Есин “Принципы и приёмы анализа литературного произведения ‘учебное

  пособие’ ”[M].Москва:Флинта,1999.С.132.

  【2】【3】【4】【5】【6】【7】【8】【10】【11】【12】【13】蒋路编选. 俄国短篇小说选[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497,513,497,497,497,500、513、513,514,502,502,499,499

  【9】刘蕾. 契诃夫《套中人》的深刻意义内涵研究[J].作家杂志,2012.第97页.

  作者简介:道晓蕾(1991-02-),女,甘肃人,现就读于黑龙江大学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俄罗斯文学方向。

浅析《套中人》中的次要人物形象相关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