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观幸福感\\(SWB\\) 主要是指人们对其生活质量所做的情感性和认知性的整体评价。它是衡量个人生活质量的综合性心理指标,反映主体的社会功能与适应状态。应对方式是指个体在面对挫折和压力时所采用的一种认知和行为方式,又可称作应对策略或应对机制。不同疾病的患者常采取不同的应对策略,不同的应对策略往往会不同程度地直接影响患者的心理健康及疾病治疗,从而影响疾病的进程和康复。

目前灾难心理研究多集中在灾难发生后 5 年之内的心理状况调查,缺少远期的灾难心理探讨。而唐山地震由于当时缺乏相应的心理救助知识,对受灾人群未采取系统有效的心理干预策略,因此在唐山地震 36 年后,了解其心理状态对早期的心理干预有重要的借鉴意义。随着现代医学模式的改变,那些对灾难亲历者康复情况的评估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躯体疾病的康复,也包括了对他们心理康复以及社会功能恢复的评估。因此对唐山地震所致截瘫患者的主观幸福感研究不仅有利于深入了解其心理状态及康复情况,提高生活质量,也为灾难心理的早期及长期心理干预提供科学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 1 对象 2011 年 12 月 - 2012 年 1 月向唐山市康复村、截瘫疗养院,及在家休养的唐山地震所致截瘫患者。收回有效问卷 111 份。其中男性 52 人,女性 59 人。年龄 48 ~ 89 岁,平均\\(61. 14 ±8. 34\\) 岁。

1. 2 方法

1. 2. 1 测评工具 主观幸福感量表\\(GWB\\): 美国国立卫生统计中心制订,国内学者段建华修订的评价被试对幸福陈述的测查工具。修订后量表单个项目得分与总分的相关在0. 48 ~ 0. 78 之间,分量表与总表的相关为 0. 56 ~ 0. 88。间隔3 个月后重新测查,发现重测一致性为 0. 85。本量表共有 33项,得分越高,幸福度越高,主观幸福感越强烈。本量表从 6个方面对主观幸福感进行评分: 对健康的担心、精力、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忧郁或愉快的心境、对情感和行为的控制以及松弛与紧张\\(焦虑\\) ; 应对方式问卷\\(CSQ\\): 肖计划等参照国内外应对研究的问卷内容以及有关应对理论,根据我国文化背景编制而成。问卷共 62 个项目,2 级评分,包括解决问题、自责、求助、幻想、退避、合理化 6 个因子。内部一致性系数为 0. 849。

1. 2. 2 研究程序 为保证结果的真实、有效,测试由经过统一培训的精神科医师或专职心理学教师完成对每个被试的调查,测试结束后当场收回问卷,然后逐一审查,剔除无效问卷。

1. 3 统计处理 采用 SPSS 17 软件对数据进行 t 检验、单因素方差分析,Pearson 相关分析多元逐步回归。以 P <0. 05 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 果

2. 1 不同性别唐山地震截瘫患者主观幸福感和应对方式差异比较 唐山地震截瘫患者主观幸福感得分及各分量表因子得分在性别上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男截瘫患者在遇到问题时较常使用解决问题这种应对方式,而较少采用退避方式。男、女截瘫患者在自责、求助、幻想、合理化因子上的得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2. 2 不同婚姻状况截瘫患者主观幸福感得分的差异比较不同婚姻状况的唐山地震截瘫患者主观幸福感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不同婚姻状况的截瘫患者在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忧郁或愉快的心境以及松弛与紧张\\(焦虑\\) 因子得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见表 1。进一步分析表明,已婚截瘫患者心境要好于单身和离异截瘫患者,单身、已婚截瘫患者生活满意度均高于丧偶的截瘫患者,离异截瘫患者的焦虑显著高于单身和已婚截瘫患者\\(t =5. 74 ~1. 33 之间,P <0. 05\\) 。

2. 3 唐山地震截瘫患者主观幸福感与应对方式的关系 表2 表明,唐山地震截瘫患者主观幸福感与应对方式的解决问题、自责、退避、合理化因子与主观幸福感显著相关。

为进一步探讨唐山地震截瘫患者应对方式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以应对方式的 6 个维度为自变量,以主观幸福感为因变量,进行逐步法多重线性回归分析,并进行模型诊断,规定准入标准为 0. 05,剔除标准为 0. 10。以主观幸福感为因变量进行解释,结果自责、退避和解决问题 3 个因子进入多元回归方程,3 个因子联合预测主观幸福感 23. 9% 的变异量。主观幸福感 = 110. 588 - 10. 527 自责-22. 365 退避 + 14. 534 解决问题。对回归方程进行方差分析显著性检验,表明回归方程达到极其显著的水平\\(F =12. 488,P <0. 001\\) ,说明这 3 个自变量可用于预测主观幸福感,见表 3。

3、 讨 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唐山地震截瘫患者主观幸福感总体得分在性别方面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这与邢全超一致。截瘫由于其病程长、恢复慢、预后不良等原因,截瘫患者多出现抑郁、焦虑等负性情绪,由于并发症较多,会导致患者对自身健康的担忧。经历过唐山地震多数人表示不愿意回想这次大灾难,这共同的相似点使得男女的性别差异被弱化。

本研究结果显示,不同婚姻状况的截瘫患者在主观幸福感总分上无差异,但已婚的截瘫患者心境要好于单身和离异的截瘫患者,单身、已婚的截瘫患者生活满意度均高于丧偶的截瘫患者,离异截瘫患者的焦虑显著高于单身和已婚截瘫患者。这与徐兰、唐丹等人的研究结果相似。贾福军等研究显示唐山地震截瘫患者心理状况比较差,丧偶的截瘫患者是比较被动的,他们不愿接受这个事实,配偶的去世加重了截瘫患者的无助感,进而导致截瘫患者产生孤独、恐惧的负性情绪,同时配偶的丧失可能同时意味着经济来源减半,甚至丧失,以及无人照顾等困境,这对于一个生活很难自理的截瘫患者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降低了他们对生活愉悦的体验。

由于自身难以对自己的家庭承担应尽的义务,已婚的截瘫患者也会由于愧疚和负罪感而比离异的截瘫患者表现出更多的焦虑情绪。而离异的截瘫患者接受了离婚事实,因此丧偶的和已婚的截瘫患者比离异的更多使用幻想。单身的截瘫患者为了让自己内心达到平衡,也会用合理化来安慰自己。

解决问题、自责、退避、合理化与唐山地震截瘫患者主观幸福感相关,自责,退避,解决问题联合起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预测主观幸福感,这与付爱兵的研究一致。唐山地震截瘫患者在地震过后,没有经过心理方面的专业疏导,安全感大大降低,而中国人内敛的防御方式使得他们更倾向用自责、退避来解决今后遇到的问题。身体的不便和生存的压力又迫使他们必须面对现实,解决问题,从而来减轻内心的焦虑。因此,对经历过地震的幸存者应该引导他们正视灾难,合理宣泄负性情绪,建立成熟的应对方式,从而提高他们的幸福感。

4、 参考文献:
[1]周喜华. 高校青年教师的生存质量与主观幸福感[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3,21\\(6\\) :872-874
[2]李小玲,唐海波. 大学新生孤独感与应对方式[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3,21\\(9\\) :1397-1399
[3]Brummett B H,Babyak M A,Mark D B,et a1. Prospective study ofperceived stress in cardiac patients[J]. Annals of Behavioral Medi-cine,2004,27\\(1\\) : 22-30
[4]汪向东,王希林,马弘. 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9\\(增刊\\) :83-86,109-115
[5]邢全超,王丽萍,徐巧鑫,等. 老年人人际关系与主观幸福感相关分析[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0,18\\(1\\) :53-55
[6]方植,韩霞. 创伤性截瘫患者的心理变化及护理[J]. 中华临床医学研究杂志,2007,13\\(9\\) :1184-1186
[7]陈静,杨旭光,王静爱. 巨灾后幸存者心理恢复力初步探究 - 以1976 年唐山地震为例[J]. 自然灾害学报,2008,17\\(1\\) : 86-91
[8]唐丹,邹君,申继亮,等. 老年人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因素[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6,20\\(3\\) :160-162
[9]贾福军,杨德森,王学义,等. 唐山大地震中截瘫者 21 年后 MMPI分析[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9,13\\(5\\) :297-297
[10]付爱兵,张灵聪. 宗教信仰老年人的社会支持、应对方式和幸福感的相关研究[J]. 漳州师范学院学报: 自然科学版,2010,70\\(4\\) :176-180